Cadence全球副总裁石丰瑜:做半导体匠人,迎接未来的挑战

2017-09-14 15:36:15 来源: 半导体行业观察
从一个基层员工到董事会成员,从严肃的日企到开放的美企,从IT消费电子到芯片设计,从传统的半导体到人工智能的挑战。这些变化和跨度都集中在一个人身上。
 
现在,他作为一个站在半导体行业最上游的EDA企业领导者,横观产业生态和商业脉动,纵览技术创新和应用发展,他却称自己仅仅为一个“半导体匠人”。
 
这一位“匠人”就是Cadence全球副总裁石丰瑜先生。
 

石丰瑜(Michael Shih):自2014年8月担任Cadence全球副总裁,负责亚太区包括中国大陆、台湾、韩国和新加坡运营。他出生于台湾,在台湾交通大学获得电子物理学士学位,之后在美国密歇根大学安娜堡分校获得电机工程硕士学位,精通中文、日文和英文。 他在半导体和通讯技术行业拥有超过20年的丰富经验,在加入Cadence之前,他曾担任富士通全球资深副总裁兼亚太区董事长,及富士通中国信息系统公司CEO。
 
谈到EDA行业,Cadence永远是一个绕不开的话题
 
上世纪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EDA行业的领头羊是Calma、ComputerVision与Applicon。 从八十年代中开始,MENTOR Graphics、Daisy、Valid占有了市场的最大份额。
 
而那时Cadence的创始人Joseph B. Costello还梦想着成为一名物理学家。
 
机缘巧合之下,Costello进入电子行业。1986年,Costello成为SDA的总裁。
 
1988年,SDA与另外一家EDA公司ECAD合并,更名为Cadence,Costello出任CEO。1988年到1992年,是Costello成绩最突出的年份。在他的领导下,Cadence通过不断扩展、兼并、收购,从1988年的排行榜老七,成为1992年的行业老大。
 
时至今日, Cadence已经成长为电子设计自动化(EDA)、半导体知识产权核(IP核)、设计服务全球领先的供应商。EDA主要的四大产品线包括:数字集成电路系统设计解决方案(DSG)、系统级验证解决方案(SVG)、全定制设计解决方案(CIC)、芯片封装及系统板级设计解决方案(SPB)。IP核主要包括Tensilica DSP IP、接口设计IP、DDR存储器IP、模拟IP及其他外围总线IP。
 
 
Cadence公司
 
到Cadence,做不一样的事情
 
2014年,石丰瑜正式加入Cadence,担任Cadence全球副总裁,掌管亚太区包括中国大陆、台湾、韩国和新加坡/南亚地区业务。
 
在加入Cadence之前,石丰瑜曾在富士通工作了22年。
 
1992年,在Cadence已经成为国际首屈一指的EDA公司的时候,石丰瑜还在美国密歇根大学攻读电子电机工程硕士学位。1993年获得硕士学位之后,石丰瑜加入了富士通,这一做就是22年,直到2014年加入Cadence。在富士通工作的22年,石丰瑜有20年是在富士通半导体工作。从基层的员工做起,经过15年的时间,成为了富士通的董事,在风格严肃保守的日企,可以说是外国籍进入董事会的第一人。
 
“虽然现在日本的半导体公司在全球的产业地位不再像过去那么强势,但它们的历史底蕴还在,不难发现日本的百年企业不在少数,基业长青,这其中确实有很多值得学习的地方。”
 
在富士通的最后两年,石丰瑜进入了富士通的另一核心部门——IT部门,负责大中华区业务。IT部门的产品领域极其广泛,从服务器到存储,从语音到软件,可以说是兼容并包,无所不有。
 
虽然还是在同一家公司,但是所做的事情与之前完全不同,客户也完全不同。这对石丰瑜来说,无论是在思想上,还是做事的方法上都带来了很大的冲击,却也同时培养了自己对于外界变化的心理承受能力与适应能力。
 
2014年,在富士通工作了22年之后,石丰瑜希望做一些不一样的事情,迎接不一样的挑战。
 
EDA从百花齐放到一枝独秀
 
那么,到Cadence能做哪些不一样的事情呢?
 
在石丰瑜加入Cadence之后,面临的第一个挑战就是Cadence从工具提供商向系统服务商的转型。“这种转型既可以说是形势所迫,也可以说是大势所趋。”石丰瑜表示。
 
长期以来,EDA行业的大公司往往通过并购,来获得某些关键新技术,或者补充现有产品的功能。Cadence也不例外,历史上整合并购了数十家小公司。
 
2013年, Cadence以3.8亿美元现金收购IP供应商Tensilica。Tensilica的核心产品为可配置处理器IP,被广泛应用于手机、网络通信设施、汽车自动辅助驾驶系统及各种智能设备中,DSP IP每年专利授权收入在DSP IP细分市场连续多年占据全球第一。
 
Cadence收购Tensilica,不仅获得了优势产品,同时补足了作为转型系统级服务供应商的重要一环。IP也成为了目前Cadence增长最快的产品线。
 
“但是现在,大的并购越来越少,不是Cadence不想去进行并购,而是没有合适的对象。”石丰瑜表示。
 
早年前,石丰瑜曾经参加过全球最知名的EDA展会:DAC (Design Automation Conference),在他的印象中,当时的EDA行业可以说是百花齐放,盛况空前。
 
“当时行业内外存在着太多的想法、太多的问题。只要你有想法,敢于挑战,敢于推陈出新,帮助IC设计公司、硅片厂商,解决掉一个问题,帮助他们把产品设计出来,提高产品的良率,对于EDA公司来说,就是一件非常了不起的事情。”石丰瑜表示。
 
但是经过几十年的发展,越来越多的EDA公司被并购了,时至今日,能够被并购的公司越来越少。
 
这时候,Cadence就不得不面临一个问题,创新从哪里来?在这样的情况下,必须转换想法,寻找新的出路。
 
一个很明显的事实就是,近年来Cadence在研发方面的投入越来越多,已经达到了每年销售额的37%。
 
但是,这并不意味着Cadence今后不会通过并购来扩充技术。“只要有好的机会,肯定是还会进行并购,这样产业才能健康发展。”石丰瑜表示。
 

成就Cadence辉煌的三大战略
 
进入21世纪以来,Cadence也在不断调整自身的战略,来适应不断变化发展的市场,在掌管Cadence亚太区,包括中国大陆、台湾、韩国和新加坡业务在内的全球副总裁石丰瑜看来,Cadence的战略调整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首先是持续创新。无论是收购,还是公司内部的研发,都是为了保持公司的持续创新。从1982年成立至今,在Cadence三十多年的辉煌历史中,几乎每隔几年就会进行一次收购,扩充和整合自己的产品线。
 
其次是采取与时俱进的战略。在上世纪80年代,Cadence主要以IDM为主,上世纪90年代到2010年之前,则开始从垂直分工转型到水平分工。而现在芯片和系统的结合正在成为趋势。在不同的阶段,Cadence认为市场需要不同的工具,开发什么样的工具,用来解决什么样的问题,都是不一样的。
 
“每一个不同的机遇,对于Cadence来说,都是一次转型。在系统的影响下,要帮助客户从系统的角度来考虑整个开发过程,这也会影响整个公司的产品开发和战略。与时俱进的发展战略是Cadence在过去30年里能够保持良好发展的原因。”石丰瑜表示。
 
第三个就是,公司必须要与客户保持良好的伙伴关系。Cadence CEO陈立武先生( Lip-Bu Tan) 从2009年执掌Cadence以来就一直强调这种伙伴关系,而该关系的核心是“谦虚”。也就是说,Cadence与客户以及生态链的合作伙伴必须建立在共同的价值基础之上。石丰瑜非常认同Lip-Bu Tan的这一观点,他表示,正是在Lip-Bu Tan的邀请下,他才决定加入Cadence。
 
并购减少≠行业悲观
 
对于近年来整个半导体行业大型并购频发,公司越来越少,很多人会担心,大公司们垄断了市场,行业的创新是不是就此停止了? 
 
对于半导体行业的并购,石丰瑜表示:“这只是短期的资本现象,背后是半导体行业的‘规模经济’。也是因为厂商在设计产品的时候发现要想支持公司的生存,提供更多的产品,就必须要保证公司做的更大。如果芯片的数量过少,面对的市场不够大,就难以维持公司的生存,陷入恶性循环。”
 
所以说,大型并购的发生,大型公司的产生,也与当前半导体领域所面临的种种挑战有关。
 
随着并购后产品线的整合和研发成本的控制,有一些人开始看衰EDA行业,认为曾经这个毛利率最高的产业,已经步入了下坡路。
 
但是从Cadence近几年的财报来看,这种悲观论点,显然是杞人忧天。
 
2015年,Cadence的营收达到了17亿美元,2016年增长到了18.2亿美金,预计2017年将会达到19亿美元以上。可以说每年都保持以一亿美元的速度增长。
 
从以上的数据我们也能够看到这个行业还在很健康的成长。其深层次的原因在哪里呢?
 
石丰瑜认为,虽然表面上来看,老客户减少了,但是在更多应用领域中,新客户正在不断的出现。“两三年前开始出现一个比较明显的趋势,系统客户开始自己设计芯片。前一阵子小米就推出了一款自主研发的芯片,这就是一个很典型的例子。”石丰瑜表示。
 
但是,由于芯片设计的高门槛,系统公司并没有大张旗鼓地实施,而是“犹抱琵琶半遮面”,遮遮掩掩的来做。如果EDA厂商有办法降低芯片设计的准入门槛,使得芯片设计更加高效,这样就能够吸引更多的人进入这个行业,从而推动行业的发展。
 
其次,过去整个芯片行业都集中在芯片设计,而系统和芯片设计基本是完全独立的两个部门。但是现在,这两个部分越来越多的结合到一起。在芯片设计之初,就必须考虑到芯片和系统其他部分的相互影响。这是EDA厂商必须考虑的的一个趋势。
 
与此同时,整个EDA行业都在不断向好的方向发展。过去几年的数据显示,EDA市场依然每年在增长,虽然速度不快,但并不代表以后就没有大的发展,石丰瑜认为主要是EDA行业在等待新的应用出现,等待新的爆发机会。
 
新技术下系统公司改变EDA行业
 
在石丰瑜看来,随着系统公司的进入,芯片设计领域变得与以往不同了,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一方面, 随着半导体行业的不断整合并购,系统厂商发现可供选择的供应商越来越少了,这就迫使系统厂商开始考虑自己设计芯片。
 
同时,随着芯片复杂度越来越高,研发时间越来越长,不见得每一家公司都能够与客户在时间上配合得很好。简单来说,手机厂商可以每年推出一款新的手机,但是芯片厂商很难跟上手机厂商的速度,每年推出一款全新的芯片。
 
目前来说,系统公司的业务已经占到了Cadence业务的45%左右。有很多系统公司早已涉足芯片设计领域,现在还有很多新加入者,尤其是互联网公司对芯片设计领域也开始感兴趣。
 
另一方面,芯片设计上的挑战,对于很多公司来说比预想的要大。例如刚开始使用金属铝来做互连,随着工艺制程的不断推进,铝工艺遇到了温度升高导致电迁移等很多问题;从铝互连过渡到铜互连之后,又面临着新的设计挑战。再比如绕线,厂商会希望绕线能够更有效率,从而减少芯片面积,降低成本。要实现这一目标,EDA厂商也需要处理很多的问题。
 
当芯片发展到一定程度的时候,运行的系统越来越复杂,实现的功能也越来越多,人手所能做的工作越来越有限。现在在进行验证的时候就必须考虑到各种各样的情况,面对各种各样未知的挑战。
 
或许很多人会说,这些问题跟与EDA厂商并没有太多的关系,但是石丰瑜并不这么认为,“这些未知的挑战,如果在芯片流片之前,在设计阶段就能解决的话,能够帮助客户解决很多的问题,减少研发的时间。这才是EDA厂商目前最大的价值所在。”
 
 
Cadence Virtuoso System Design Platform
 
从工具厂商到系统服务商
 
为了应对以上种种变化,Cadence也在不断的调整自己,无论是从业务结构,还是产品线,都在不断的适应市场趋势。最明显的体现在产品线的变动上。
 
目前,Cadence主要的四大EDA产品线包括数字集成电路系统设计解决方案、系统级验证解决方案、全定制设计解决方案、芯片封装及系统板级设计解决方案。IP核主要包括Tensilica DSP IP、接口设计IP、存储设计IP及其他模拟IP。
 
众所周知, IP业务的毛利率可能没有EDA工具那么诱人,那么Cadence为什么一定要坚持做IP呢?
 
在石丰瑜看来,主要是基于以下几方面的原因。
 
首先,Cadence目前的理念是:“不过分强调某一项功能,更注重能够为客户提供他们所需要的全套解决方案。”作为一家系统服务公司,Cadence必须更多的强调整个生态系统的完整性,所以IP业务必不可少。
 
“以前更多的情况可能是,A公司前端做得好,B公司强项在后端,C公司则是长于验证,客户就会选择不同的厂商做产品的不同部分。但是随着系统功能愈加复杂,这样做会带来很多问题,协同变得非常关键。”石丰瑜表示。
 
其次,EDA公司需要帮助客户最快的解决问题,“Faster”是这个行业的真理。EDA工具软件帮助客户建立流程和方法学;而优质IP则能够帮助他们简化芯片设计,缩短项目时间。作为全球领先的IP供应商,Cadence提供给客户通过硅验证的成熟IP,帮助客户大大节约Time-to-Market。
 
并且,Cadence也凭借着自己的明星IP产品,例如Tensilica DSP IP,积极地在人工智能、神经网络计算等新兴领域进行战略布局,能够更快更好地帮助相关领域的客户及合作伙伴,开发出相关领域的产品。
 
 “IP是目前Cadence成长最快的一个业务,过去几年,都保持着翻倍的增长速度。”石丰瑜也肯定了IP业务的地位。
 
聚焦汽车半导体、人工智能和物联网
 
正是基于以上三大战略,Cadence也在持续关注科技前沿和全新应用领域。石丰瑜总结了目前Cadence看好的三大应用领域。
 
首先是汽车半导体市场。
 
汽车半导体过去主要集中在汽车控制领域,由于汽车的体量没有智能手机那么庞大,所以很多人一度认为汽车市场是一个比较小众的市场。
 
但是,自动驾驶和无人驾驶的技术使得汽车在人们生活中的定位发生了改变,从之前单纯的交通工具变成了生活空间的一部分,汽车也成了除了办公室、家庭以外的第三个主要的活动场所,未来几年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
 
另一个主要的发展空间就是人工智能。
 
在石丰瑜看来,人工智能的前途不可限量,也绝不仅仅局限于单纯的半导体领域。
 
随着神经网络应用的日益深入和复杂,对计算的要求也与日俱增;同时,神经网络的自身架构在不断更新换代,新网络、新应用和新市场也层出不穷。业界亟需一款针对嵌入式系统量身定制的高性能、通用型神经网络解决方案,不仅应该具备极低的功耗,还应拥有高度的可编程能力,以适应未来变化,降低风险。
 
 
Cadence Tensilica Vision C5 DSP 
 
2017年5月4日,Cadence推出了业界首款独立完整的神经网络DSP - Cadence Tensilica Vision C5 DSP。主要面向对神经网络计算能力有极高要求的视觉设备、雷达/光学雷达和融合传感器等应用量身优化。针对车载、监控安防、无人机和移动/可穿戴设备应用,Vision C5 DSP 1TMAC/s 的计算能力完全能够胜任所有神经网络的计算任务,并且计算精确,拥有多核心设计架构,支持多TMAC嵌入式解决方案。Vision C5 DSP针对的是经常运行多个神经网络的应用。由于其可编程特性,该解决方案具有未来升级空间,并且能够随着设计的改变而支持新分层。
 
基于摄像头的视觉系统在汽车、无人机和安防领域最为常见,这种架构需要两种最基础的视觉优化计算模式。Vision C5 DSP作为专门针对于人工智能推出的IP核,在石丰瑜看来,虽然人工智能可以用CPU、GPU以及专用的芯片来做,但是Cadence还是选择了DSP架构。同时DSP也非常适用于Cadence所看好的汽车领域,以及大有潜力的智能监控、无人机和机器人领域。视觉处理系统必须设计全面,适用于所有平台,并同步开发硬件和软件。为了开发这项技术,设计人员必须使用支持高效算法的工具和IP,采用的硬件平台也需满足每个应用程序的目标成本和功耗要求。从系统层面来看,Cadence可以支持嵌入式视觉设备的设计人员尽可能最快速的高效地开发变革性产品。
 
第三个就是物联网市场。
 
虽然物联网被热炒了很多年还未完全落地,依然呈现出“雾里看花”的态势,但不可否认的是,物联网这一概念已经在中国落地生根,我们身边很明显的一个例子就是最近火热的共享单车,虽然是一个很简单的应用,但它本质上就是一个成功的物联网案例。共享单车并不是因为物联网概念的出现才诞生,而是因为单车的使用模式要求它必须联网,IoT帮助解决了这一问题,所以共享单车才很快开花结果。这才应该是物联网得以成功的正确路径。“科技可以颠覆传统观念,创造新的应用!”石丰瑜对现在的物联网应用发展总结到。
 

人工智能浪潮下的EDA行业
 
谈到人工智能,石丰瑜说,“一家公司如果没有人工智能的战略,迟早会被取代。”
 
“Smarter! Faster!”这是Cadence下一代的解决方案战略。为了应对越来越复杂的IC设计挑战,Cadence很早就开始在下一代的EDA工具布局机器学习功能。
 
譬如之前的绕线问题,传统的解决办法是运用数学模型或者依靠过去的经验,但随着系统复杂性越来越高,工程师的精力和智慧不见得能很快地处理一些棘手的问题。那能否利用过去一些比较好的模块来帮助解决未来可能遇到的问题,使得工具在处理问题的过程中更加聪明?
 
验证功能也是如此,没有谁能够保证验证百分之百成功,如果验证可以更加智能,就能够尽可能的缩短时间。就如同医生治病一样,一个病症怎么去治疗,需要根据不同的人不同的症状,采用不同的药物。
 
这些都可以用人工智能来进行处理,也是Cadence正在布局和规划的方向。
 
那么,人工智能的出现,是否会导致工程师和EDA行业的消失呢?这就需要把握好自己的定位,石丰瑜多次在公司里对自己的工程师强调,“我们必须对于人工智能的出现抱有戒慎恐惧的态度。”
 
人工智能是一把双刃剑。当人工智能的发展威胁到工程师的工作,威胁到行业的存在时,就需要认真考虑“为什么客户需要工程师,而不是人工智能的支持?工程师能够为客户提供哪些不一样的东西?”
 
石丰瑜经常鼓励自己的员工要懂得分析,懂得提建议,懂得做一些机器做不了的事情,要学会从工具的提供者,转变为系统的支持者,为客户提供更多他们所需要的服务。
 
“做单纯会按钮的人,以后就没工作了。”石丰瑜表示。
 
半导体行业是不是夕阳行业
 
FinFET技术发明人、FD-SOI工艺发明人、国际微电子学家胡正明教授曾经说过,以前半导体行业能够以百分之二十的速度进行增长,主要原因在于半导体行业还没有渗透到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半导体行业的成长曲线将会越来越贴近于全球GDP的成长曲线。
 
石丰瑜引用了这段话,并提出半导体行业不是夕阳行业。近年来半导体产业的增速放缓,绝不代表行业的衰落,而是因为整个行业趋于成熟。
 
近些年来一直有很多人在猜测摩尔定律什么时候会达到极限,其实这个话题在上个世纪就有人提出。石丰瑜表示,在上世纪90年代,在美国学习的时候,他的导师就曾经多次提到过这个话题,更是强调摩尔定律已经到头了,但是经过了将近30年的发展,摩尔定律依旧没有达到极限。
 
在石丰瑜看来,我们过度的关注了摩尔定律的极限。要知道,摩尔定律并不是一个科学定律,而是一个在归纳、统计基础上,所总结出来的市场规律。
 
之前我们的工艺都是基于平面的,谁能想到之后还会出现3D的工艺呢? CPU领域也是如此,过去我们过分的关注单个芯片的计算速度,但是随着谷歌TPU等人工智能专用芯片的出现,我们发现其实CPU改变结构也可以用来进行并行计算。
 
所以说推动摩尔定律的发展不仅仅可以从工艺方面来着手,我们也可以从架构方面做些革新。将我们的目光从工艺转到其他领域,不要仅仅只关注光微缩,这将能够帮助我们的科技发展的更加长久,半导体行业的未来依然是令人兴奋的。
 
 
Palladium Z1
 
帮助中国企业少走弯路
 
虽然中国在半导体行业起步晚,但近三年来创造的产值,已经超过了前面这三十年来创造的产值总和。目前中国区已经成为全球第二大市场,并且每年依然保持着高达两位数的增长。
 
在石丰瑜看来,中国市场的增长主要跟两方面因素有关系:
 
一方面来自中国政府的大力支持,但是这并不是最主要的原因。最主要的原因是,中国的互联网公司和系统公司,站起来了。
 
这些公司不断的做大做强,就开始考虑如何能够推出与其他厂商不同的产品。手机厂商目前有很多开始涉足芯片设计领域就是这样的一个原因。他们需要使得自己的产品更加难以被抄袭,但是很多外国的厂商很难满足中国系统厂商对于定制化的需求。
 
这就使得中国的系统厂商开始去培养自己所需要的芯片厂商、初创企业,来推出他们所需要的产品。
 
这样的发展方式与美国、日本的发展模式何其相似。这些国家的芯片企业之所以得到发展,也是因为系统厂商的需求。
 
经过多年的发展,中国的芯片产业已经从之前的做大逐渐向做强转变,甚至在今后可能引领世界的潮流。
 
但是中国的芯片产业想想要实现这一目标,还面临着很多的挑战。
 
最重要的一个挑战是:中国的半导体产业人才不够,从业人员偏年轻,做高端芯片的经验相对不足。
 
Cadence不仅持续与国内一些高校合作来培养人才,同时还致力于提出解决方案,帮助初创企业少走弯路。Cadence在这个过程中慢慢从一家工具型企业转变为服务型企业,为中国本土初创企业的崛起贡献力量。
 
换位思考,从不同的角度看问题
 
高端人才、好的人才是什么样子的呢?
 
石丰瑜表示,“待人处事也好,在不同的国家,不同的公司工作也罢,都不要轻易的对一件事情作出批判。当看到的事情与自己经验不符的时候,要站到对方的立场,换位思考,可能会获得完全不一样的学习体验,抱着这样的态度就会使得自己更加的谦虚。”
 
值得注意的是,无论是石丰瑜还是Cadence的CEO Lip-Bu Tan都非常强调“谦虚”。
“当你提出一些建议,希望对方做出一些改变的时候,采用一种完全不同的方法,使得别人更加容易接受。”
 
大学时曾经参加过排球校队,石丰瑜在运动上是一把好手,但是他并没有将自己的业余时间安排在打高尔夫球这些运动上,因为平时的工作已经非常忙碌了,常年飞来飞去,他更加珍惜与家人在一起度过的时间,每年都会抽空陪孩子们一起旅游。
 
除此之外,石丰瑜也保留了自己的一点个人兴趣爱好——红酒。作为没有时间,却能够畅游世界各地的一种方式,石丰瑜可以从喝红酒的过程中体会到很多不一样的事情,也领略不同的人生态度。
 
“葡萄的生长力非常顽强,它可以在世界很多的地方生根成长,在这个过程中,想象酿红酒的人来自于什么样的背景,处于什么样的境地,做着什么样的事情,从中学会设身处地换位思考的方法,可以说喝红酒是自己与世界的一种精神交流。”
 
“最重要的是,我们要以学习的心情,开放的心态,强大的心理面对我们的生活和工作。”

对后辈的一些建议
 
“半导体行业到底是不是夕阳行业,这个行业在未来有没有发展前途?这不是大多数年轻人应该考虑的问题。我们应该考虑的是,自己适合在什么样的企业上班,做什么样的工作,担当什么样的角色。”石丰瑜在谈到对于后辈的建议时说到。
 
我们应当要先判断自己想做什么,不要看到别人赚钱多,就想要换过去,一味地盯着别人的路,只会让自己变得无路可走。应该先把自己的路规划清楚,勇往直前。坚持自己的道路,无论是做半导体,还是做其他行业,都一定能够做到最好。
 
在未来的一二十年内,半导体行业都还有着极大的发展空间,尤其是目前中国正处在非常好的发展阶段。希望年轻人选对方向,珍惜半导体行业的这一机遇!! 

关于楷登电子Cadence
 
Cadence公司致力于推动电子系统和半导体公司设计创新的终端产品,以改变人们的工作、生活和娱乐方式。客户采用 Cadence的软件、硬件、IP 和服务,覆盖从半导体芯片到电路板设计乃至整个系统,帮助他们能更快速向市场交付产品。Cadence公司创新的“系统设计实现” (SDE)战略,将帮助客户开发出更具差异化的产品,无论是在移动设备、消费电子、云计算、汽车电子、航空、物联网、工业应用等其他的应用市场。Cadence公司同时被财富杂志评选为“全球年度最适宜工作的100家公司”之一。了解更多,请访问公司网站 www.cadence.com。
责任编辑:星野

相关文章

半导体行业观察
摩尔芯闻

热门评论